食色。

也许是临近冬日,这王府中的花朵没有往日那般明艳,于是吴库扎氏便让花房准备一些盆栽送往各院,添加些许生气。

耿氏住的荣怡院更是如此,这一日,与往常一样,早早的便有人给荣怡院送了好一些培植好的花。

刚用完早膳的耿氏,带着贴身丫鬟到院中走走消消食,便瞧见了这刚送过来的盆栽,心中很是满意。

于是,耿氏指着跟前这盆别致的花问道,“这些花是谁送过来的?这花倒是修剪得别出心裁。”

丫鬟走上跟前尊敬的说道,“回禀娘娘,这是花房的一个新来的丫鬟送来的。”

耿氏点点头,“不错,这花房的花匠倒是有些长进,本宫许久未见如此别致的花了。”

一连几日,每日都有新鲜的盆栽送进荣怡院,耿氏看着这些新送进来的盆栽,修剪得法子与往日得不尽相同。

思虑了片刻,耿氏指着这些话对身旁得丫鬟问道,“这花房最近可否是进了新人?这样得盆栽定不是往日那几个老花匠可以修剪得出来的。”

听了耿氏的问话,那个丫鬟连忙回答道,“回禀娘娘,奴婢不知,请娘娘降罪。。”

“罢了,既然你也不清楚,便随我去花房瞧瞧,本宫倒是要看看倒是是何等心思卓越的人修剪出如此别致的花。”话落,耿氏便转身亲自带着贴身服侍得小丫鬟去了花房。

花房的主管是个太监,平日里王府的的花草修剪均是由他掌管,因此,耿氏到了花房便将他唤了出来。

耿氏看着花房礼正在修剪得盆栽问道,“近日王府里的盆栽都是由何人修剪的?”

喜爱面包少女的早餐温馨甜蜜生活照

这太监听言,便连忙对耿氏说道,“回禀娘娘,这些盆栽都是新来的秋芸修剪的。”接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,“娘娘可是对这盆栽不满意?”

因为近日,吴库扎氏吩咐花房准备大量的盆栽,花房之中的人手较少,花匠忙不过来,若是到府外找新的花匠怕是来不及,于是这太监就擅作主张,询问了府中何人有这修剪花草之能。

不到半日,便有一奴婢上来自荐,他见这丫鬟修剪得很是别致,便将它调到了花房,这荣怡院得盆栽便是出自这奴婢之手,这太监见耿氏前来询问,心中很是担忧。

闻言,耿氏便缓缓开口道,“修剪的盆栽很好,让她出来见见本宫吧。”

“是,奴才这便去唤她过来。”不一会那太监便将一女子带到耿氏面前,这女子便是那个卖身为奴的丫头,秋芸。

耿氏见她长的也很齐整,遂问她,“那些花可是你修剪的?”

“回禀娘娘,正是奴婢。”秋芸低着头恭敬地对耿氏答道。

“你是如何学得这修剪花草的本事,这盆栽修剪得甚得本宫的心。”耿氏看了看周围刚修剪了一半的盆栽,遂即看向秋芸问道。

“奴婢的父亲以前就是个花匠,可惜得了重病,前不久去世了,多亏王爷仁慈,赏赐了奴婢一些银两葬了父亲。”说着秋芸停顿了一下,继续开口说道,食色。“奴婢也没别的本事,唯独会修剪一些花草来报答。”